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pzxq的博客

我只在乎你、献给爱丽丝、雨之印记、鸽子钢琴曲

 
 
 

日志

 
 

魂牵梦绕长子城---课余(九)  

2013-02-06 21:3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那时有一项危险游戏,叫做“开火”。跟打仗差不多,只不过不是用枪也没枪,用手向对方扔砖头块,我们这地方叫“对”(读成三声)。东街的跟南街或跟北街的开火,跟西街的应该没有战事。我只见过东街的与南街的开火,只是远远的看没有参与过。放学后,总有一方首先挑起战争。地点在东南城头角。战斗也是很激烈的,时不时有头上顶着血窟窿下来的伤员。尽管如此也个个乐此不疲。站在远处看,战场上空可谓枪林弹雨,近点看,一个个满腔怒火,好像有八辈子的冲天怨。也有胆子大的攻入对方的阵脚前,找一个电杆作隐蔽,以便近攻,以求更好的效果。

  那时只要不是一个街的,就是敌人。当然最霸道的还是我们东街人,其他街的都惹不起我们东街的。东街好像有地理上的优势。因为不管哪个街的,要去长治市都得到东街车站坐车。东街还有游泳池。有一回我亲见一个东街的欺负两个西街的。东街的这个是我哥的同学,家住游泳池边上,就因为这个,他成了全县的游泳高手。那两个西街的来游泳池玩,走在东护城河的小木桥上遇上了游泳高手,高手让他们站住,他们不敢挪一步。高手从身边树上摘一个槐树榛,刺他们的手,他们也不敢动,只是哭。高手问其中一个,你叫什么?他就老实回答,你们是哪个大队的,答曰“庆丰的”,又问,“他爸叫什么?”回答是“有福”,然后问“你爸叫个什么福?”这明显是逗人玩嘛,我在一旁听着都好笑。然后高手到远一点的地方找什么东西,实际是故意放他们跑,他们也觉得可以跑了,便飞一般的跑掉。高手然后对着我们也大笑一阵。好像东街人也不惹“高干子弟”,所谓“高干”,不过就是那些县里科级以上的干部,但在县里那是耀武扬威的主。我就亲见我们班的王有一次领着我们从北高庙往回走时,有意绕开一个高干家的儿子。

  当时东方红学校一般都是高干子弟的天下,父母双方或一方有工作的才能进东方红的。据说风气不是很好。我们班那个被卡着上北高庙的小女生曾经准备转到东方红去,大概因为风气的原因没有去,而她是符合进东方红的条件的。但除了东方红,我们东街小学的教学管理等各方面都是不错的。我印象中的好校长有李文先、周晚女两位。我记得有一次年终发奖状,我与我哥并不在一个年级,也不是相临的年级,李故意把我们兄弟俩安排在一起,应该有一定的用意的。周校长非常幽默,我很喜欢听她讲话,她个子高高的,很有风度,讲话时右手拿着小本子,左胳膊弯着,还爱做夹东西的动作。有一次她讲在墙上乱写乱画的事,她讲道,有人在男厕所墙上写着“长子县第一饭店”,过了两天不知道谁在这一句下又写了“谁写谁吃”,全场一片大笑。东街学校当时的学生应该都记得这个讲话的,我现在可以交代,下边那四个字就是本人晚自习出恭时写的。初中毕业时,我在周校长家里填写志愿表,我在籍贯一栏中填成“山西省长子县”,周校长说,“你怎么不填地球?”我明白我写大了,应该具体到乡村。周校长的弟弟叫周崇德,也在东街学校任过教,有一次一个学生上课时做小动作,被周崇德发现,要把他拖出去,可这位学生抓紧课桌就是不出去,他干脆连桌子把他拖出了门外。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