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pzxq的博客

我只在乎你、献给爱丽丝、雨之印记、鸽子钢琴曲

 
 
 

日志

 
 

魂牵梦绕长子城---走进校门(四)  

2013-01-24 11:5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岁上幼儿班,是春天去的,心里早就盼着上学,这一天,姐从学校匆匆忙忙地跑回家里说学校开始报名,怕耽误了,姐拉着我的手,跌跌撞撞地跑向学校。当时学校在长子中学西墙外,姐领着我从朝东的一个小门进去,报名时老师问叫什么,才想起来,还没起个正式的学名,在家叫什么就登记什么吧,就这样叫到现在。

      上学后一开始还没有教室,就坐在太阳下,把黑板挂在墙上,开始学 b p m f,老师的模样还记得,只是记不清姓什么了,一会儿,老师把我哥从教室里叫出来教我们读字母。

       后来学校来了位孔老师,叫孔雪兰,很会教我们唱歌做游戏,有一首歌:

      “我有一个希望,

       是个美好的希望,

       等我长大以后,

       象解放军叔叔一样,

  扛着长枪在边防站岗。

 

  我有一个希望,

       是个美好的希望,

       等我长大以后,

  象空军叔叔一样,

       架着飞机在空中飞翔。

 

  我有一个希望,

       是个美好的希望,

       等我长大以后,

  象海军叔叔一样,

  驾着军舰在海里远航。”

      还做着各种动作。我回到家里不自觉地复习着,家里人见了都说好,再来一遍,可又不做了。

       我第一次领到的课本有语文、算术两个课目,翻开书,那种油墨的香味,至今还能回忆起来。语文第一课是五个字“毛主席万岁!”上边是毛主席头像周边闪着太阳光;第二课是“中国共产党万岁!”上边是也是毛主席的像,成人后知道是毛主席在九大主席台上的立像,不过当时不懂,跟小朋友们还讨论,怎么共产党跟毛主席长得一样呀;第三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上边是天安门图画;第四课是“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上边是三军战士持枪遥望,背景是大海和台湾。第五课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上边画着贫下中农的头像;后边几课记不起来了,最后一课是“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上边是毛主席像在中间高处,下边红卫兵小将手捧语录本。每一课都是正楷体。每一课的正文下都有一行或几行米字格,用正楷把生字写进去以供学生学习。算术书就有些模糊了。

  二年级的语文课字数就增加了,记得有张思德烧炭,老师把炭念成hui,我根据拼音提醒老师,老师一拼才改过来了。其实,我那时也不懂什么烧灰烧炭的,只认识拼音。这老师教算术也曾把10乘10等于成10,是北高庙被老师抱着上的小女生给老师说应该等于100,老师在黑板上把两个零错开算,才得到100。这说明老师心里觉得应该等于100,可是列式子运算,解释不清,只好把两个零错开写。还有一课是外国有个小朋友,日夜想念毛主席。旁边画一非洲小朋友手持毛主席语录本子,最后一课是一首诗是

  “北斗星,亮晶晶,

   手捧宝书望北京,

   望到北京天安门,

   毛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

  再后来有吕祥璧向秀丽戴碧蓉等的故事。还有小英雄雨来,草原英雄小姐妹等。后来增加了一门常识课,讲一些如大气压等日常物理知识。记得幼儿班升一年级时黑板上出的算术题也不过是3-2=?就没做出来,那时还不懂什么加减法。学乘法运算,哥提前教会了我,我就通了。语文总不过是写写字,认认字。记得第二个学期一开学,老师就教我们学”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一遍一遍地教我们读。我们那个时候哪能弄通这个呀?再后来,在作业本上不让写“最高指示”了,改写成“毛主席语录”。有的把课本上的“最高指示”四个字用笔涂掉。

  小学里怎么每个班里都有一个为王的,我们班的王姓李,是上一个年级退下来的,因为他是孩子王,所以班主任任命他为纪律委员。男生们都围着他转,上学给他带吃的,喝的,我那时是个例外,除不用给他带东西外,他还给我吃的,有一次上课我亲记得他从后面给我滚过两个苹果来,我都不好意思呢!大概是我一年级时就帮他写过作业,他不上学,其他同学安排我帮他写好作业并交上去。还有一次同学们都买回了新作业本,要写名字呀,同学们纷纷让我写,而不是让老师写,我给他写时比较特殊,写成宋体字。他拿给陈老师看,老师说“都写得好,只是给你写的太好了”。他对我总是特殊照顾,就连后来卢同学发生政变,他也不记恨我。卢比李长得高大,可能早就有不臣之心吧。卢首先在班里给自己找了两个得力干将,然后,找别的人一个一个谈话,是一个姓宋的找我谈的话,记不清是怎么说的了,好象是说以后不准再跟李来往。我成为了新政权的秘书,卢让我把李为王以来的贪污情况一条一条写出来,无非是谁谁某时间给李什么东西,记得列出好多条,也有女生的。新王让我站在教室前排面对全班同学念,当时我还是不敢念,倒是李没有为难我,他说,“你念吧,没事的。”卢就站在我身旁,我不得不念。这样很快李就被孤立起来。第二天早上上自习,有人故意找李的楂儿,李跟他吵了一架,李感觉自己已陷入孤立,这天早上自习上到半道就搂起书哭着走了。我在学校门外眼看着他走的。卢政变的成功,采取的方法跟目前高层的斗争差不多,就是把对手的贪污行为公开化,把他搞臭。我现在想,那时只不过是小学五年级,他们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多心眼窟窿儿。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