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pzxq的博客

我只在乎你、献给爱丽丝、雨之印记、鸽子钢琴曲

 
 
 

日志

 
 

魂牵梦绕长子城——斗杆院与旧城墙(一)  

2013-01-20 03:3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老家就在长子县城,不要小看了这个长子县,不周山(老方山)、“精卫填海”与尧子丹朱的故事不用多说了吧,两晋时,慕容永在这里建(西)燕都称帝,统治面积达山西全省这么大,统治时间达八年。

      解放前的长子城是一座极精致的县城(比西燕都城要小得多),东西南北四大街布局齐整,只是东西大街在十字街打一个小折,就是东、西大街各向北偏一个小角度,就象燕子的两个翅膀。当年有城墙的时候,县城呈规整的长方形。周边有护城河从浊漳河引入。浊漳河从城南约二三里地的地方向东流去,发鸠山大约在县城西60里。

       我家祖屋住在长子东城门口内,虽然现在没有了城门,但长辈们还一直称这一带为东门口。我们家这个院子解放前叫斗杆院,是我们这个家族的书房院,依次往西还有当中院和祠堂院。我们这院子全是用方砖呈斜线铺就。原来大门两旁各有一面方砖斜贴的方形装饰墙,大门有一对石鼓,大门前是有一对斗杆的,就是表彰学子中举的那个旗杆。据长辈讲,大门上还有一块匾,没人能记清上边写着什么,说是受过皇封的。原来大门是那种前后都有柱子支承的出厦的。

       一直到大跃进时期,斗杆还在,或者是斗杆的青石夹还在,因为社里要占一个好一点的院子支大锅,我们与郜家换过一段时间院子,后来斗杆没了,据说是柴油机厂修水池子买去了。母亲讲,解放前,一进东城门就能看见这一对斗杆的。

       据长辈讲我们家祖上最早来到长子的是一个县官,来自南京。这个南京是哪个南京呢?如果是宋朝时的事,那南京就是商丘;另,在金朝时,开封叫南京路,管城离开封近,应归南京路管辖。 不知怎么还有一个说法我们来自琚村,有兄弟仨,东街两个,北街一个。 

       工业局大楼应该是六七十年代建的,工业局这个院子解放前是我们家的地,种有各种水果,可以种菜种玉茭,后来这块地归了公。据父亲讲,当时有一位会看风水的人,说“大楼盖起来对你们家好”,也许是真的?后来我哥出生的的前一晚上,父亲梦见一只大鸟落在了我家屋顶上,我出生时父亲又梦见一只大火球落于我家房后。

       解放前,长子的城墙还是完整的,五个城门都在(其中包括一个小西门)。父亲小的时候,大年初一起来到城墙顶上可以绕一周,城门高大雄伟,十分壮观,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外不远还各有一座阁。有口诀曰:

  “出得东门一座阁,

   南北二刘水深泊,

   西郭东郭到王郭,

   南漳李末到高河。”

  到高河也就到长治了。

  只因长子解放得早,没来得及保护,后来全拆毁,,包括我们这个巷子(现叫裴家巷,父亲说原先叫理经元巷,或者就叫经元巷,所以他对裴家巷的叫法很有一肚子意见的)口上的一座阁。解放前这座阁好像就是我们家族的,该阁大门顶上有“经元”两个字,经元是指举人的第二到第五名,因为过年时,我爷爷总要给这座阁上也贴一副春联。现在没有了阁,但我们小一辈叫街口的地方(因为是巷子与东大街的交叉口),老一辈还叫“阁口”。

  在我上小学前,县城的城墙还挺高的,站在城墙上看远处还有居高临下的感觉。现在还有痕迹可寻,找出来没有问题,况且护城河还在,只是用石头券起来了,现在柴油机厂内的商品一条街就在护城河上。现在常想,如果长子的城墙还在多好呀!那时与伙伴还常常在城墙上玩,比如推箍就是滚铁环,有时不小心,箍滚下城墙去,外墙很陡,长着很多树,慢慢下去也能把箍找回来。后来为了防止箍再滚下去,我往箍上加一个小铁丝环,再在小铁丝环上接一根线绳抓在手里,这样就安全了。

       那时护城河还在,清清的小河水日夜流淌着。过一个小木桥,不是正东门外的桥,这小桥略往南一些,向东不远还有一个不小的麻池,都叫“东关麻池”,水也是清的,天气好时总有一圈人在洗衣服。一直洗,水也从没见脏过。记得有一次跟母亲去洗衣服,不小心在岸边滑倒,当时感觉非常危险,母亲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这时正好有两位解放军叔叔走过来,及时把我拉起来,心里觉得暖洋洋的。那时县城里有驻军,好象有一个团,就住在我们家隔壁。工业局、长子中学、木筑厂都有住。我们家在工业局西院。解放军在麻池边上自己种水稻和菜蔬。我深深地记得,我们家第一次吃大米。解放军在工业局门前的水泥坡上打完稻子后,把稻楂堆在墙跟,父亲发现稻楂下还有很多大米粒,刨开一找还真不少,最后竟然找出好几斤来。没舍得吃一直等到过年,我们家竟吃了两顿大米饭!

  解放军还在麻池里打鱼。他们在麻池里张开一张网,从北向南赶,岸上站了很多很多的人在看稀奇。那时我们本地人还根本不会吃鱼。解放军每逢重大节日或者国家有什么喜庆的事时与地方上一样常常在街道两旁写出大字标语,有一次落款写成“1866部人”,而不是“部队”,部和队两字共用一个耳朵旁,大家都感到非常有趣。记得部队刚搬来时,可能是县里提前安排他们一部分住在县木筑厂内,姐姐放学回来,一个军官模样的兵下车问我姐,“小姑娘,木筑厂在哪里呀?”姐没听明白,只听说是“母猪厂”,心想没听说有这么个厂子呀?楞了半天神才明白过味来,后来回家跟家里人说,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部队住在附近,我们孩子们可高兴了,因为隔三差五我们可以跟着看一场电影。什么南征北战,红色娘子军等,都是在那个时候看的。我打小就喜欢写字,有的字在街上看过记在心里,也读不出来,回来家用捡来的粉笔丁写在木板上,“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这是写在长子中学南墙外的大字,好象是著名的刘乐山老先生所写,大人都说那字写得特好,这是因为解放军住在城里,人民为了表达对解放军的感情。那时我还没上学,能写出这么多字来也确是个奇迹,爸爸表现得非常惊讶,问我能不能念出来,自己只好摇摇头。

  一天晚上,又搬来一部分“老兵”(长辈们都这么叫,孩子们都叫解放军),孩子们都站在旁边看汽车或者别的新奇的东西,等到搬完,我们发现地上散着许多颇大的豆子一样的东西,捡起来一闻香香的,试着吃一吃,从来没有的香甜可口,于是都抢着捡。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现在的虎皮豆吧,花生米外包一层糖的东西,应该就是它了。我们有时扒在自家院墙上看解放军吃饭,每人那么小的碗,那么一点米饭,倒是另有一碗菜不错,远远地能看到有大块的肉。

        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在教训一匹马,一边骂,一边用皮鞭狠抽,我们看着挺心疼的。我亲见过一匹马,浑身冒着汗,拴在木筑厂内,不一会儿,骑兵出来,飞快地跑了,据说是往屯留方向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